三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21:40:5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外交的角度来看,我们是否有必要去追踪新冠疫情的来源?如果有必要的话,这个重要意义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是,中国的民意已经发生了变化,对美国的敌意在增强,我们能做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日本民意普遍反美,没有一个日本人对美国有好印象,纷纷要求对美宣战。谁愿意与美决一死战,谁就是爱国;谁反对,谁就是卖国贼。没有人敢为不与美国开战说话。日本老百姓没有认识到,日本的国力不足以支撑同时与中美两个大国宣战,这等于自掘坟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抗疫外交中,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对外政策。您是否觉得,疫情过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会加速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久后,他被破格录取为建筑项目质量管理员,负责给工友们打样板、做示范。砌筑,从一门手艺变成了一份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没有消停,想出去也出去不了。我觉得,现在美国不会因为疫情期间中美之间有一些交锋,就把中国留学生到美国留学的这条通道堵上。但是到时候疫情会不会控制住,很难讲。对于你这个问题,恐怕是要走一步看一步了,祝你好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人们回答:“希望能让更多农民工像你一样,找到自己的价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对世界是否走向新冷战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,对孤立主义在英美抬头,我们也要予以关注。疫情过了以后,孤立主义、逆全球化的趋势会加剧,但全球化不会逆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综合以上因素,苗圩认为,对产业链的问题要关注、要关心,但是不要把它过分政治化。相信所有的企业家都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,有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4级外交学系学生倪朱仪: